主页 > W生活节 >从「国家民族」层面评论《KANO》的那些文章 请小心服用 >

从「国家民族」层面评论《KANO》的那些文章 请小心服用


从「国家民族」层面评论《KANO》的那些文章 请小心服用

《KANO》终于上映了。对于这部由魏导监製,千呼万唤「史」出来的电影,长期把持《中国时报》「少数民意论坛」里的老少红卫兵作家们,已经秉持「民族大义」,如唱片跳针般歹戏拖棚的批判了好几星期,而且看来这种鬼打墙似的大作还会持续甚久。

唉!就像当年冯沪祥等人在促销小林善纪的漫画《台湾论》,魏导有幸能得到这幺热心却又像那种动物般的对手在逆向行销,《KANO》的票房大概会像《海角七号》(乡民们看清楚,是七号不是七亿喔!)那样一路长红下去吧?

虽然魏导在《KANO》这部片子里,只是挂名监製;但所有攻击《KANO》的大中国沙文主义支持者,砲口大多还是针对魏导,而非原住民导演马志翔,并且这些评论也几乎延续着当年抨击《海角七号》的观点,认为魏导过于「媚日」。

电影虽是一种文化商品,但也是一种综合性的艺术;既然是艺术,先决条件当然就应该要具备真善美。大中国沙文主义支持者,一见片中说的都是日语,立刻急着枪在肩、刀出鞘,恨不得除尽一切眼中的异类,却不知戒严时代台湾中小学里规定要说国语,这种殖民教育手法,完全模仿自日治时代。只不过那年代的「国语」是日语,后来改朝换代了,「国语」就变成了汉语。若要谈「真」,《KANO》表现出来的才是真。

从「国家民族」层面评论《KANO》的那些文章 请小心服用

《KANO》里嘉农的师生与教练,在片中若不能讲日语,难道要像当年中影刘家昌导演的《梅花》那样,让胡茵梦带着一大票师生,死后又跟来更大一票的愚蠢乡民,个个拿着梅花说汉语?《梅花》的那种「创意」,比最近热卖的加长版餐厅秀《猪哥亮穿越时空》更荒谬。导演与编剧完全不用大脑思考,只要让片中的男女主角,小脑反射地叫嚣着「爱中国」、「爱台湾」或是「爱日本」,这种七拼八凑出来的愚民烂片,也敢称做是电影,实在是污辱了「电影」这两个字。

不过话说回来,身为出版社小编的我,也了解电影相对于出版,无论资金、团队与技术,都更偏向于工业。别说美国好莱坞,就算是印度宝莱坞,甚至日本的AV产业,都是大小不等的工业。不要奢谈什幺文化层次,回到最原始的工具层次,一部电影的时空背景考证、道具布景、甚至台词对白、视觉效果等等,无一不需要导演以外的幕后工作人员层层把关。

我是个出版社的小编,公司政策决定要出什幺书,除非太过离谱的,我会以去留做赌注来力争,大多我还是睁眼闭眼,只在技术层面把关。简单说就是:身为小编的我,不会去管作者说的对不对(应该说是「他写的让我觉得对不对」),我只看他写有没有办法让读者看得懂,甚至读者看不懂也无妨,但一定要写得让读者想看下去,而且还有高度意愿想介绍别人也去看。

一本书只需要动用文编与美编(最多加上专家审稿、印务督印)把关,但电影就複杂多了。好莱坞有庞大精密的电影工业做基础,因此会有各种专业的技术人才在把关;所以即使是好莱坞的普普之作,拿到世界各地,也都比当地倾全国之力拍出来「大片」更好卖。

当然,技术层次太发达时,在人文深度上,通常就反过来会受到限制。就像当年我编脚底按摩吴神父的书,或是编厨师阿基师的书时,总是想方设法的不让作者讲得太深;因为书的内容只要一深,销路必然缩减。但出版业有了我们这种资深小编,为作者(尤其是初次出书的素人作者)设下了这些门槛(其实就是箝制),甚至作者写不出或改不来时,我们自己跳下来改写,自然在出版市场(尤其是畅销书)里,不会出现意识形态过于强烈的作品。

《KANO》在技术层次上来说,与所投下的资金以及我们对魏导的期待,确实还有不小值得努力的空间。例如欢迎标语中用的电脑字体(应该用手写字体)与美规汽车(日治时代採英制,驾驶座应在右边),这些都是《大稻埕》里才该有的道具水準。尤其最后一幕竟然是蝴蝶飞入球场,那种五十年前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剧终时蝴蝶飞出坟墓的老梗,究竟该归责于剪接还是导演?我也就不清楚了。

其实日本与两蒋在台湾所实行的殖民手法,完全一脉相传。初期用屠杀来镇压立威,后期用棒球来愚民拢络。原住民的红叶神话,完全源自日治时代的「能高」神话;而日治时代嘉农「三族合一」的甲子园神话,又被后来两蒋发扬光大为威廉波特神话。国族主义的招牌不同,看似敌我分明;但摊开内里一看,就像鼎王与胖达人的产品,却是些见不得人的材料。

从「国家民族」层面评论《KANO》的那些文章 请小心服用 作者提供

不要误认受害者说的就是事实,也不要相信部份事实就等于是完全事实。国族主义就是斨害人类理智的毒品,任何天才沾上了也都难倖免,李敖老师如此,王晓波更是如此,他们绝对是两蒋白色恐怖下的受害者,党外时期他们也率先挑战禁忌,引爆二二八的话题。但是任何人只要陷入了国族主义的泥淖,听到他们说的话,进大脑前就一定要先打点折扣,甚至反向思考。

面对网路上用国族主义来主张或反对统独,甚至用来拍摄或评论电影的作家们,这些大作乡民们欣赏时都要谨慎,小心服用、以免伤身才是。


原标题:从《KANO》看国族主义的虚幻荒谬
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